黑白直播-黑白直播nba-黑白直播体育-黑白体育|黑白直播APP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舌尖下的中国|疫情在告诉我们,如何才能吃得健康

文章出处:黑白体育直播 人气:183发表时间:2021-02-18 13:24:28
又是一个农历新年,然而新冠疫情仍在继续。这个春节,很多人选择在异乡就地过年。面对这场持续了一年多的疫情,除了病毒,疫情还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进入2020年代,地球似乎要做一个清算,从各个角度提醒人类注意,高速发展的经济列车,不能一路高歌猛进而罔顾其他生命的福祉。
一个“小小的”病毒竟可以让人类世界几近停摆,不少依赖外部食物进口的国家和地区,因贸易限制而暴发了粮食危机。而疫情喧嚣之下,在世界的一些角落,森林大火、非洲蝗灾、极端天气也在同步上演。所有这些都为粮食供应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因素。
在疫情初期,不少家庭都曾考虑是否要囤粮。危机之中,食物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不过这样的聚焦可能只着眼于解决燃眉之急,食物背后还有系统性问题值得关注,因为正是系统性问题才让危机一再上演。
由于不恰当的耕作方式,地球上肥沃的表土层正在急速退化,预计在未来的60年内,我们将耗尽地球上所有的表土层(可耕种的土地),这是造成未来食物短缺的潜在因素中,最确定的一项。
而导致土壤质量衰退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后在全世界推行的"绿色革命",即通过杂交种子、化肥农药除草剂的使用、大规模单一种植管理,在短时间内让粮食产量增长数倍、甚至数十倍,但却以地力的耗损、生物多样性的锐减为代价。要知道,此前人类的农耕活动持续了数千年,而土壤仍然肥沃。
在动物饲养方面,饲养者只关心如何在短时间内生产更多肉蛋奶,漠视动物的自然习性,导致饲育动物的免疫力降低,频繁发病,不得不靠抗生素维持生命。典型的工业化蛋鸡养殖将蛋鸡终生囚禁在室内狭窄的铁笼子里,蛋鸡因空间受限时常会啄伤彼此。From Wikimedia Commons

典型的工业化蛋鸡养殖将蛋鸡终生囚禁在室内狭窄的铁笼子里,蛋鸡因空间受限时常会啄伤彼此。From Wikimedia Commons

在暗无天日的室内,每只蛋鸡只有一张A4大小的活动空间;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饲养者把刚出生的小猪断尾、小鸡断喙、牛只断角,防止密集饲养可能出现的伤口感染;基因选育会筛选出产奶量高的乳牛(因频繁挤奶而乳腺肿大)、胸部大的肉鸡(通常双脚支撑不住身体而不能行走);为了让反刍动物短时间快速膨胀体积,饲养者投喂过多玉米、大豆,这违背了反刍动物食用牧草的习性,也会造成其消化问题。这样生产出的食物能给人类带来健康吗?
我们不能友善对待植物、动物,不在意它们的健康,那么作为食物的它们,也无法回馈给我们健康。因为人类与自然及其他生命的健康,一体相连。
工业化食物生产体系虽然成就了前所未有的食物繁荣,却没有让人类从食物中得到真正的滋养。相反,《柳叶刀》报告指出,全球范围内“不健康的膳食”是造成疾病和死亡的第5大危险因素,在中国,10-20%的疾病和死亡可以和“不健康的膳食”相关联。
在新冠病毒之外,去年6月,中国科学家在猪禽养殖场检测到一种具备大流行潜质的新型流感病毒。因此,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CEO 菲利普·林伯里(Philip Lymbery)才会说,下一次全球大流行,可能已经在我们的餐桌上了。
再来看食物运输,得益于全球贸易体系的建立,借由便利的交通和冷链保鲜技术,我们可以足不出户吃遍全球。但新冠疫情造成的贸易管制、进出口禁令,也让我们意识到,拥有自给自足的本地食物系统多么重要。得益于中国90%以上的粮食自给率,2020年国内粮价并未出现大幅波动,国民口粮无忧,但中国仍是全球最大的粮食进口国,作为目前动物饲料主要来源的大豆因依赖进口而受到一定制约。
未来随着气候变化的加剧全球的食物生产将面临越来越多的风险与挑战,曾经的粮食主产地可能因为一场毁灭性的旱涝灾害而减产。在本地建立起自给自足的食物系统,却可以在全球供应链动荡时从容度过,也顺带减少了食物运输过程中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降低食物的“碳足迹”。
最后,食物消费也同样需要变革。在食物富足的今天,我们并不珍惜食物,每年中国的食物浪费占据食物生产总量的五分之一,与食物一起浪费掉的还有农人的辛劳和运输的燃料。
工业化食物生产的支持者认为,如果不采用大规模单一种植的化学农业和集约化饲养的畜牧业,就无法喂饱所有人。然而,这无法解释,在全球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费掉的情况下,还有8亿多饥饿人口。以中国为例,据2012年数据,有将近40%的食物成为了动物饲料,20%的食物用于工业,只有30%左右的食物最终成为口粮。而工业用粮(其中酒类用粮增速最为迅猛)及饲料用粮的比例一直在持续攀升。
因此,要反思的是食物分配系统出了什么问题,而非盲目增产。改变工业化食物生产体系未尝行不通。
如果饲养者尊重反刍动物习性,喂食人类无法食用的牧草,反刍动物就不会与人类争夺口粮,而杂食性的猪、鸡也可以帮忙处理人类的食物垃圾,进而减少食物垃圾的焚烧量和填埋量。如果饲养者允许动物们生活在自然环境,它们的排泄物也可以成为所在地的肥料,增进地力,提升土壤的固碳能力。相比之下,集约化密集饲养系统内产生的动物粪便,常常被排放至江河湖海,造成水体污染。相关调查显示,长三角约40%孕妇尿液中检出抗生素,近80%儿童尿液中检出兽用抗生素。反刍动物的天然食物应该是人类无法食用的牧草,而不是玉米和大豆。Photo by Jonas Koel on Unsplash

反刍动物的天然食物应该是人类无法食用的牧草,而不是玉米和大豆。Photo by Jonas Koel on Unsplash

人类的生存离不开食物,然而,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既不认识生产食物的人,也不了解被食用的动植物,更不清楚生养食物的土地被如何对待,能够让我们醒来的,也许只有食品安全、粮食短缺等危机,以及新冠疫情这样的灾难。
因此,除了病毒,新冠疫情似乎也在问我们:到底什么是健康?忽视了植物、动物、生态的健康,人类还能获得健康吗?
(作者丛源勃系中国绿发会良食基金新媒体编辑)以食物见世界,借舌尖论未来。
"舌尖下的中国"专栏由中国绿发会良食基金策划及撰写。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顶部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